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我国能源安全或并不安全

2018-12-07 16:37:30

我国能源安全或并不安全

中国自身的能源产量外加四大通道的进口,能源供应本身已经有有相当的保障;但是无论从消费者还是环境的承受能力而言,中国的能源系统可以说都处于安全警戒线以下的。

能源安全的话题我们几乎天天挂在嘴边,但是到底什么是能源安全,在这方面到底那些国家强、那些方面值得学习借鉴,从国际比较角度看中国能源安全处于什么位置?

如果从字面来看,"能源安全"应该主要指的是能源供应(包括国产和进口)保障能力,满足现在和未来能源需求。如果更广义的来看待能源安全问题,还应该考虑能源消费者在价格方面的承受能力,和环境对能源生产和消费的承载能力。换句话说,让消费者承受不起或者环境无法承受的能源,即便有充足的供应,也不能算能源安全。所以,完整的能源安全概念应该包含三方面的内容:1)能源供应;2)能源价格;3)环境可持续性。世界能源理事会(World Energy Council)对上述这三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子项和指标来衡量:

,衡量能源供应保障要考虑以下6项指标:

--本国能源生产占能源消费的比例

--发电能力装机的多样化程度(发电不依赖单一能源)

--电力系统线路损失占发电量的比例

--五年来一次能源消费的增速与GDP增速的比率(能源增速应低于GDP增速)

--原油及成品油的库存相当于全年消费的天数

--能源净进(出)口总额占GDP的比例(越低越好)

第二,衡量能源价格承受能力考虑以下2个指标:

--汽油价格水平的承受能力

--电力的普及、电价及电力服务质量

第三,衡量能源系统的环境可持续性考虑以下4个指标:

--能源强度(单位GDP产出所需一次能源)

--碳排放强度(单位GDP产出二氧化碳排放)

--能源生产和消费引起的空气和水污染程度

--发电厂二氧化碳排放(碳排放/千瓦时)

如果单考虑能源供应本身的保障,那些资源大国无疑占有先机。根据世界能源理事会发布的报告,在12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,排在前10位的是:1)加拿大;2)俄罗斯;3)卡塔尔;4)罗马尼亚;5)哥伦比亚;6)丹麦;7)玻利维亚;8)美国;9)英国;10)澳大利亚。在这个榜单上,中国的排名是第19位,应该说是还是比较靠前的,远远高于德国(27位)、日本(62位)、印度(76位)、韩国(98位)。在各个子项指标中,把中国向下拉的主要原因是原油和石油产品的储备。现在中国正在趁国际市场的低价扩充储备,再加上油气进口的四大通道的开辟,可以预计中国的能源供应保障在未来数年将更进一步,甚至有可能跻身前15名的行列。

我们再看能源价格的承受能力。在12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,排在前10位的是:1)美国;2)加拿大;3)澳大利亚;4)卢森堡;5)瑞士;6)卡塔尔;7)沙特阿拉伯;8)阿联酋;9)中国香港;10)奥地利。在这个榜单上,中国排名仅在第82位,落到了中游以下的水平,说明中国的能源价格与消费者收入相比很不"亲民",不仅比不了美国、加拿大这些国家,也落在了日本(20位)、韩国(25位)、德国(42位)后面,只比印度(105位)略有优势。

关于能源系统的环境可持续性,在12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,排在前10位的是:1)瑞士;2)哥斯达黎加;3)阿尔巴尼亚;4)哥伦比亚;5)挪威;6)瑞典;7)乌拉圭;8)奥地利;9)丹麦;10)法国。在这个榜单上,中国排名仅仅在第127位,基本处于垫底的落后位置。这个排名真实地反映了中国能源和碳排放强度偏高,特别是空气、水资源的严重污染。从环境容量的角度来看,中国的现有能源体系实际上已经处于不可持续的严峻状况。

综合考虑能源供应保障、价格、环境三要素,世界能源理事会编制了一个综合的能源安全指数,并以此为依据对世界上129个国家和经济体的广义能源安全排了座次,前十名是:1)瑞士;2)瑞典;3)挪威;4)英国;5)丹麦;6)加拿大;7)奥地利;8)芬兰;9)法国;10)新西兰。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美国页岩气革命让美国走向能源独立,但是综合而言,美国能源安全的排名在129个国家中为第12位,排在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德国(第11名)之后。

瑞士这个欧洲小国能够在12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高居榜首成为"能源安全"的国家,并非因为能源供应本身保障性。事实上,瑞士的能源供应保障排名为22位,远不如加拿大、俄罗斯等国,能源自给率仅为55%左右(石油、天然气依赖进口)。瑞士消费者对能源价格承受力的排名为第5位,低于美国、加拿大等国。真正使得瑞士脱颖而出的因素是其能源系统的环境可持续能力。

瑞士高度发达的金融业和服务业(2013年占GDP的73%)是典型的低能耗、低排放的经济结构,而发电装机的大约97%均为非化石能源(主要是水电、核电)。从电价的角度来看,瑞士的电价低于经合组织平均水平,考虑到瑞士人均GDP超过8万美元,所以消费者对能源价格的承受能力也较高。

相比之下,中国的综合能源安全指数在12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排名仅在第74位。这样的排名表明,相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而言,中国的能源安全是落后的,甚至远低于没有任何本土资源的日本(排名第23位)。 尽管从狭义的能源供应角度看,中国自身的能源产量外加四大通道的进口,能源供应本身已经有有相当的保障;但是无论从消费者还是环境的承受能力而言,中国的能源系统可以说都处于安全警戒线以下。

从消费者承受能力角度来看,能源安全固然要求能源价格的改革,但能源价格的改革不应该是简单的涨价,而是与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相适应,只有降低能源消费者的负担才能有效改善中国的能源安全。从国际层面来看,特别是借鉴瑞士的经验,我们应该认识到能源安全重中之重是环境的可持续性。这就要求我们改善能源结构,在大力发展核电、水电和其他可再生能源(风电、光伏、地热等)的同时,进一步扩大进口天然气,即便是因此降低了能源自给率,但因此带来的环境改善,实际上增强了中国能源安全。

综上所述,我们要完整、准确地理解能源安全的概念,能源安全不仅在于能源自给率,也不仅意味着消费者有能源可用,还要让消费者用得起,更重要的是要能够让碧水蓝天常在,让老百姓有一个适宜的生活环境。如果能源安全仅仅着眼于能源供应本身,即便解决了"马六甲困境"也依然无法真正保证中国的能源安全。

何首乌种苗
污泥烘干设备
冷冻离心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