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青丝镶金雀粉黛扑两腮颦眉带雨芳华任谁贪

2018-10-30 00:54:04

青丝镶金雀,粉黛扑两腮,颦眉带雨芳华任谁贪?

弃奁袭缟素,拔钗沽酒醉,菱花镜里谁识是故人?

念山一程、水一程,起伏无常。

思花一瓣、叶一片,盛衰更替。

问红尘,谁零落在溪涧,一阕芳华遗落在山溪水涧,不见他人拾,唯其落花随流水,跌宕徜徉散去三生精元、不得一时聚缘,人世说:聚散本无常,何须哀婉?

问浮生,谁坠摇入深渊,一袭肃穆横跨在淼漫烟绕,不见他人望,唯其恍惚若仙葩,俯仰天地泪落迷烟难辨别、不见伤心时,空悲切:原来一场空,何须揪心?

经年,行云流水之路已失却人影,来来回回,穿梭人流,回头看,不见来时伴。叹如今,萧索之处更曲幽,依稀雨后又望那处沉思往事;清静之时闻花语,一番花落又闻那处又添新愁。

杯影,勾勒嫣红昔日,凭谁问举杯何味?贪得红尘花一朵,嗅足之余又当何如,眷恋也成为一种心情,间歇性易物,去时却不曾带走一物。入肠,曲折迂回,与柔肠之中苦蚀一番纠结,为那腔情怀卸下层层束缚。本自始来无所谓,如今空去意如何?

于晨曦若论是美之时,全新的气息,馥馥的味道,却值此期间每每清醒独有恍然迷蒙之感充斥心间,岁月流梭却抹不掉这一抹缔结。起身唯有曲腿端坐,不觉人已自龆年匆匆数载已过却不改初衷,恰似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感。彼时以何化之,此时该怎抚之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

于夤夜若论是魅之时,未知的涌动,暗涌的逼近,每临此刻纵有千言万语隐含心间却独独无言与沉默作伴,由寂静悄然转为汹涌澎湃,再逆转为心静怡然。恰似一波未平浪又起、一波又起,睁眼细数这黑夜流过的细碎点滴,在魅惑迷离里再次温润那些干涩的琐碎,于时滋长重复多次的情愫,怀揣这熟悉的感情进入梦的世界。

一杯薄酒,不知浇灌多少心事;一点泪水,不知蕴含多少故事;一纸素笺,不知牵扯多少情愫。思与不思,念与不念,谁说了算?

蓦然回眸,缭绕缠丝的复杂红尘已是殆尽,难以割舍总归腐蚀为松弛的现状,也说落拓不拘,也说潇洒自如,也说冷若冰霜于是红尘沉默,红尘殁。

大家金钰府
星力游戏
博林腾瑞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